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警艺文苑>>队伍建设>> 正文

小屋的味道

来源:宁都县公安局 作者:罗益民 浏览次数: 2019-03-01

1.png

离开乡下派出所虽然已十余年,但我至今留恋那里的山水草木,尤对那间与我朝夕相处了一千零九十五天的陋室小屋,更是有一种割舍不了的情与缘。

那年,大学毕业还没到派出所报到就被告知,派出所在乡政府大院内办公,没有自己的办公楼更谈不上有自己的宿舍,民警得几个人挤一个房间。

一旦遇上局机关民警下乡办案,所里的住宿条件更是够呛,为腾出床位,我寄居过楼梯间,甚至在楼道里打过地铺。有一间独立的房间,对于那时的我始终是一种渴求,一种奢望。

不久,所里与乡里调整领导班子,或许是对乡长的信任吧,我很自然地去找他要间能够自己独处的房间。没料到,好梦果然成真!

这是一间二楼的木板房,这房子看样子是上世纪四、五十年代的客家建筑,据说这里还曾住过南下的解放军指战员,解放后又改做乡政府的党支部活动室,虽然年代有些久远,但整洁卫生,里面仿佛有一种我久所熟悉的味道,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,墙上的党旗还是那样鲜艳夺目。虽只有一桌、一椅、一床,但已经足够……

然而,日复一日的工作的惯性像一把钝刀在慢慢切割我的那份昂扬与自信,有时背着工作包走在沉寂的乡村小路上,想想当初在校时的豪情万丈,让我有一种从高山坠崖般的感觉。就在我即将触地的刹那,好像是什么在远远的召唤我。

小屋,是你吗?是挂在你那木制墙上的那面永不褪色的党旗吗?

当我在一天的疲惫和浮躁后返回小屋,面对着被灯光映照的四壁,面对着桌上的书籍和刻有我字迹的纸张,一种久违了的热情与自信如潮涌来,而对工作的渴望和诗意不唤自至了。我觉醒,所以我存在;换言之,我努力我乐观,所以我存在。

“信息时代”席卷全球的浪潮中,小屋能让我平静安然。

曾留恋过故乡山村的青瓦红墙,留恋过母校的六人宿舍,但最终都只能挥手作别。人生是多变的,尤其是对于一颗当时正走向成熟的年轻灵魂来说,正是那样一间几平方米充满红色味道的陋室,容纳了我久久的深深的思索,信仰从这里走出,小屋里描绘了对党忠诚立警为公的人生蓝图。

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它不仅是一处居所,更是一种依恋,它让我自立自强,让我的心里生发出凌霄之志。在都市里,曾经切身感受到都市蜗居的窘迫和困顿,对自己拥有这样一间乡间小屋感到幸运。

独自坐着,拥被读书,或任窗外远山的暮色缓缓流入,让我感到生活的美丽和实在。初夏对面高大的苦楝树默默地释放着它的爱情,在傍晚挂钟悠扬亲吻时间的钟声里,将那份明朗重复得无比浓郁。

而当我将自己年轻的脊背依在小屋挂着党旗的那面墙壁时,仿佛感受到了来自身后坚不可摧的力量。是什么使我得以吸附着这块乐土?是什么使我可以从容的审视、鉴别人间的是与非,是什么使我得以融入尘世的浩浩潮流?小屋,是你吗?

在处警归来的静夜,我会轻轻拍落在乡间走村串户时沾染于身上的灰尘与疲惫,侧耳倾听你默契的回应。即使身处险境,处境困顿,我也毫无所惧,因为这个尘世还有你。

或许,在这纷纷扰扰的尘世中,能够拥有你是一种幸运,而这幸运我是牢牢把握住了。

三年后我调离了那个乡村派出所,新来的民警住进了那间几平米的小屋。

因为工作我又数次来到派出所,派出所早已告别了我们“嘉陵50”摩托车时代,电脑小车配备一新,小屋的墙也已粉刷一新,但那鲜艳的党旗还高高的挂在那儿。我没有去旅社,而是特意让那位年轻民警让我一人留宿小屋,因为我要寻找并品味她那独特的气息和韵味。

转眼间离开那小屋已十余年,今年“五一”我又一次来到了派出所,此时小屋已经不见踪影,在小屋原址那里已立起一幢崭新的派出所办公楼。

大楼蓝白相间的颜色,在青山绿水间显得那样的和谐与安详,俨然是当地的一道美丽风景线。我伫立在派出所新的办公大楼前,回想起过去,那间几平方米的房子,或许就是我生命中一处弥足珍贵的居所。

瞬间,我又仿佛看见了二楼的那间小屋以及墙上那面光彩夺目的党旗。